over 3 years ago

主席:請交通部范次長發言。

范次長植谷:主席、各位委員。針對剛才各位的發言,本人分幾點說明。

首先,有一點必須強調,之前王主委與林董事長已經說過,本場公聽會所討論的幾個行業別的開放項目,已於98年及101年開放,到目前為止,尚未有陸資前來投資。

其次,就我方開放陸資,與陸資開放我方而言,均需基於對等、公平及互惠等原則。剛才小客車租賃業代表提到兩岸駕照互通問題,目前我們已經循小兩會方式,透過兩岸溝通機制,洽請海基會查告陸方有關臨時駕駛證之相關規定及實務執行情形。在相關資料拿到後,交通部將在陸委會及相關機關協助下,依照平等、互惠原則研議互惠使用辦法。

至於路線貨運公會及貨櫃貨運公會所提問題,在此我一併說明如下。有關貨運三業,汽車貨運業、路線貨運業及貨櫃貨運業的分業問題,交通部早於去年要求運研所對該三項行業之分業問題,提出提升改善與加強競爭力方案,當中包括分業檢討在內。除傳統三業外,尚有物流業,這也是貨運業的一種新發展趨勢,因此我們已經要求運研所對於該三項行業,與相關新的發展趨勢進行檢討。

另外,剛才有人提到路線貨運業的家數限制問題。基本上,一般貨運業市場是個完全競爭市場,因此,這部分是否需要有家數限制?我認為不大可能。不過路線貨運業將來是否還是維持?這畢竟是一個寡占市場,所以這點是可以討論的。

對於所有的開放項目,本部除委由運研所就業別與政策面進行研議外,也會繼續加強辦理與產業公會或工會的溝通、協商,如涉及法令鬆綁或法規修正,以及如何強化本國業者競爭力等問題,我們會請公路總局儘速、密集地召開溝通說明會,同時也歡迎所有工會團體參與。

以上報告,敬請指教,謝謝。

 
over 3 years ago

主席:第一輪與會專家學者發言完畢。

請陸委會王主任委員發言。

王主任委員郁琦:主席、各位委員。非常榮幸聆聽到各位學者專家及各產工會代表的高見,今天這場公聽會主要討論陸上運輸的幾個相關產業,而相關產業問題有我們的主管機關代表待會予以回應,所以我就針對與陸委會業務有關的幾個部分進行說明。

首先是董立文副教授所提到國家安全的問題,我們當然感謝董副教授對國家安全的憂慮。事實上,政府十分重視國家安全議題,因此在整個機制的設計上,國家安全因素從來沒有被忽略。這部分是不論朝野政黨都應該注意的目標,況且制度的設計有再精進的可能,是以只要有任何正面、有建設性關於如何強化國家安全的建議,政府機關都會虛心地聆聽指教。剛才董副教授在國家安全部分提到有關幾家媒體的報導,其中一個廣泛引起討論的,就是商業週刊報導說陸資其實已經到臺灣這件事。的確,政府在民國98年6月30日以後,基於兩岸投資不平衡的狀況,陸陸續續對開放陸資的問題進行研議。就以今天所討論的4個行業,自用小客車租賃業、公路運輸的旅客運輸業、公路運輸的貨運運輸業以及公路運輸的支援服務業,前3種確實都在民國98年6月30日就已經開放陸資來台,而第4種公路運輸支援服務業在101年的3月30日也開放了,而商業週刊的報導也是如此。不過商週也點出一些制度設計上、在執行面上政府沒有察覺的個案異常狀況。對於這種報導的出現,我們相當注意。我記得當初商業週刊這個報導一刊出之後,像是一個辦公室擠了很多公司註冊這種很顯然不正常的現象,我們當天就請經濟部投審會協助調查。因為出現這種不正常的投資行為,政府機關理當加以注意;如果裡面有違法的情況,就應該依法處理,因為有制度,執行面上就難免會有違反規定的情況出現,只要抓到,都應該作適當的處分,而我們在商業週刊一出刊的當天,就請經濟部投審會進行相關的查處。就以商業週刊這篇報導來說,其實最後的結論也是正面的,並提到我們在陸資已經悄悄變成我們鄰居的時候,我們唯有拾起勇氣,面對開放的現實和必要,才能夠驕傲地成為世界舞台的一流角色。自古以來,臺灣人從來不閉關自守,從來都是因為開放才能夠立足世界。商業週刊這篇報導確實點出了可能會有人藉這個制度做違常的事,而加以徹查,就是政府的義務。但是另一方面,這篇報導其實也是鼓勵我們所有的臺灣民眾要面對競爭,臺灣向來就是能夠面對這樣的開放來立足世界,對於相關報導的提醒,我們都會非常注意。

吳順杰理事長提到兩岸駕照互通的問題,我也就這個問題向各位產業代表報告,交通部確實有提到這點,而陸委會也在協助當中。由於這裡面涉及到官方證件如何認定的問題,所以陸委會及交通部對此一直非常重視。這個問題短期內可能不是透過大兩會,也就是海基、海協,因為交通部有一個小兩會的機制,可以就交通部主管的業務雙方進行溝通,所以主管機關之間可以先進行相關的討論,陸委會會協同交通部就這個問題保持密切注意,只要相關文件的處理方式能夠達到一定的共識之後,我們一定會協助交通部推動兩岸駕照互通。

剛才張國典協理與梁淑娟副理事長所提出的觀點,我認為也相當值得注意。張國典協理是中華民國汽車路線貨運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的理事,梁副理事長是全國產職業總工會的副理事長。張協理提到他們這個行業面臨的問題是找不到人,梁副理事長提到的是勞工怕服務貿易協議會造成失業的恐慌。其實我們應該這樣講,所有自由開放的產業都會面臨一定的競爭壓力,所以政府應該盡最大的努力來協助調整、適應及輔導,這是政府的義務。就這次陸資開放及服貿協議的問題,我剛剛已經說明過今天討論的4個產業方向,這4個產業有3個是4年前就已經開放,一個是101年3月開放,而到目前為止,並沒有出現陸資投資案例。也就是說,在已經開放陸資的狀態下,陸資並未進入臺灣來投資。我們擔心陸資太大,我們太小,以致相關經營業者都會倒光,但以現在陸資已經可以來投資,且開放四年的情況來看,並沒有發生所擔心的情形。當然,我們可以有這種憂慮,不過此項憂慮在現實上並沒有發生。假設未來有陸資來投資,從資方的角度來看,勢必將面臨更大的競爭壓力;從勞方角度看,因為有更多人想聘用員工,如此勞方失業的可能性會相對降低,畢竟有更多的雇主需要聘用人,何況現在就已經面臨找不到人的問題了!在未來,如果競爭更加激烈,相信勞工的選擇會更多,這點我認為是在公聽會上所呈現,也值得注意的觀點。

另外,陳武正院長提到,此次協議第十七條有關承諾表修改必須陸方同意的問題,實則這次服貿協議的條文均屬雙向,至少第十七條是一方如果希望能夠修改承諾表時需要進行的程序。這點不單是指我方想修改,如果陸方對我們所提出的開放承諾表有意見,也同樣是根據協議文本第十七條來進行。基本上,該協議文本的規定是雙向的,而非單向。

以上是我就與陸委會有關部分的簡單報告,當然,我們也會偕同相關主管機關經濟部、交通部等,於未來進行更多的溝通與說明。
非常感謝今天各位產工業代表及學者專家的意見,我們虛心接受指教,謝謝!

 
over 3 years ago

伍杜.米將執行秘書:主席、各位委員。我是台灣原住民族部落行動聯盟的執行秘書。這個聯盟是臺灣原住民各個NGO團體及部落組織的合作平台,我本身是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的理事長,在針對今天的討論議題發言之前,先表達幾點意見。

首先,我們台灣原住民族社會的組織團體,要譴責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並未針對服貿協議、針對相對弱勢的原住民族提出任何的研究、分析及說明,大家完全不知道狀況。不管上網也好,原民會任何的說明會也好,我們都沒有看到。身為原住民族行政的主管機關,我們要對它提出譴責。我剛才看到鄭天財委員到場,不知道是否還在場?我們也請原住民籍的委員能夠正視這個問題。

我有一個詞可以用來形容資本主義,那就是貧富種姓階級輪迴,有錢的越有錢,沒錢的越沒錢,弱勢的一直處於弱勢,而台灣原住民族是台灣社會經濟中相對非常弱勢的一個族群,所以服貿協議將來的影響,除了針對個人外,其實對整個原住民族的影響非常大。

我們知道有原住民族工作權保障法,輔導原住民可以透過合作社等方式來發展產業,而政府要給予輔導。為什麼要有合作社呢?為什麼要推合作社呢?因為臺灣原住民族處於社會經濟弱勢下沒有資本,土地又被政府侵占了,他要發展產業怎麼辦?他沒有錢,只好透過合作社的方式來發展。但是我們知道服貿協議開放的投資方式是,只要有20萬美元就能夠到台灣投資。其實影響台灣社會與原住民族的不是這些大企業,真正影響我們的是這些中小企業型態的產業,這對台灣社會的影響已經很大,更何況是台灣原住民?我們只是一個合作社形式的發展,但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有沒有針對問題,讓我們知道如何因應呢?不只是今天所討論的運輸產業,我們合作社有勞動合作社、清潔、搬運等等,而中小型的投資則包含美容美髮等,很多原住民都是就讀技職產業出來開個工作室,例如美容美髮。但是今天陸資來了,只要少數的經費,雖然名義上是老闆,可是萬一老闆本身就是美容美髮師,又該怎麼辦?你們說老闆來投資會創造就業機會,但是老闆本身就是美容美髮師,他不會聘僱在地人!因此,受影響的是中小企業、小型工作者,尤其對原住民的衝擊絕對會非常大。

其次是就業市場,對台灣原住民來講,絕對存在著社會文化的隔閡事實。目前整個台灣社會對原住民已經有很多不友善的地方,假若中資進來了,對原住民又是什麼狀況呢?

再者,長期以來很多鑽法律漏洞的開發行為對原住民權益影響非常大,很多非法的就地合法,或者對非法查緝不力,造成原住民污名化,更造成原住民土地一直流失。我們知道阿里山產茶,但很多採茶工都是留置在臺灣的中國人士。我們常說阿里山的鄒族姑娘多美麗、青年多壯碩,但是他們怎麼生活呢?在地創造的產業經濟對他們而言,一點幫助也沒有。飯店的開發、很多的BOT案,東海岸、日月潭都一樣。剛才也講到產業一條龍的問題,其實觀光及很多產業問題對原住民地區的原住民傷害非常大。雖然今天討論的是運輸業,但是我今天如果不提出來,不把它列入會議紀錄中,恐怕就沒有機會了。以上督管的機制不健全,非法的沒有被督管,弱勢的沒有被扶正,所以我們對這個協議、對政府的作為缺乏信任基礎,所以台灣原住民族部落行動聯盟在此對這個協議表達不支持的立場。

主席:第一輪與會專家學者發言完畢。

 
over 3 years ago

主席:請昇銓貨櫃運輸公司許崇文董事長發言。

許崇文董事長:主席、各位委員。今天非常榮幸有這個機會來參與服貿協議公聽會。其實剛剛學者專家以及各行業代表已經報告了很多,幾乎有80%、90%都反對服貿協議。我剛剛聽到,既然服貿協議已經簽了,現在再來辦公聽會,是不是對臺灣所有的相關行業、所有的百姓都比較不公平?已經簽了才來辦公聽會,是不是要利用這個機會請我們這些人來替服貿背書?等於是把這個責任推到有來參加服貿會議的人,表示公聽會已經辦過了?還是對我們這些參與服貿協議公聽會的人比較有意見?

既然服貿協議已經簽了,我要拜託我們的政府官員,替我們臺灣的人民、臺灣的同業想一想,因為這對服務業的影響相當地大。我也是桃園縣貨櫃公會的理事長,我在外面所聽到的聲音,在100個人中,幾乎每個都反對。所以我今天的訴求比較簡單,就是懇求政府官員,既然簽了,那你就要替我們想一想,怎麼樣才能保障我們臺灣所有同業先進的權益,以及所有百姓的生活品質和他們未來的生機,拜託我們的政府官員替所有的人民想一想。另外,如果公聽會要繼續辦的話,我也拜託政府官員能夠多邀請一些各行各業的人來參與。我聽到外面有很多、很多的意見,對於服貿,大家都表示很多反對的意見,不管國民黨、民進黨或台聯黨,所有委員都為了台灣的經濟在打拼。雖然會議剛開始的時候,很多委員為了這個議題而爭吵,但爭吵都是為了臺灣人民的福利,我們都很贊成,更希望坐在臺上的政府官員多替我們小老百姓著想,看看服貿是否真的對臺灣影響很大?如果真的影響很大,裡面的細則、規範是不是另行請專家學者跟我們討論?以上簡單向各位說明,謝謝。

主席:請桃園縣汽車貨櫃貨運商業同業公會姚信宗總幹事發言。

姚信宗總幹事:主席、各位委員。今天很榮幸參加服貿公聽會,這是第一次。以前看到的都是在電視上吵吵鬧鬧,今天是第一次進到議場。其實時間上也很倉促,上週五突然接到電話,希望我們派人參加,但我們手中都沒有資料,連公聽會的內容也不清楚。剛才看到陳其邁委員所做的一份問卷調查,我覺得相當不錯,所以也參與作答。我覺得其中有4項就是我們的心聲,問卷問說6月服貿簽署之前,官方有無與我們所屬的公會或工會溝通、協議?完全沒有!聽到的消息來源都是電視和報紙,因此,我覺得政府像賊一樣,要簽署的時候,老百姓都不知道。另一題問說從6月簽署服貿到現在,政府官員有無與公(工)會溝通服貿協議的內容?完全沒有!完全沒有與我們公會溝通。問卷問說這是不是黑箱作業?我回答說「對」!這就是黑箱作業,因為我們公會所有的公司老闆每次開會都很關心服貿的簽署,但是大家手中都沒有資料,不知道政府要簽署什麼。如果政府認為服貿很重要,而且可以保障人民福利,但是你們的宣傳和資料都沒有送到廠商手中,就像在做賊一樣,擅自替我們決定命運,希望政府官員能夠多替我們老百姓著想。

其次,服貿協議是否應該逐條討論,經過討論再作成決議?我認為不應該包裹通過。其實我們基層的心聲,各行各業都有很細膩的心聲,但政府都不知道。我們三五好友聊天或開會也會討論到服貿的內容,可是那些聲音都無法到達政府部門、議事會場。剛才你們在吵吵鬧鬧的時候,我聽到外面有很多學生或團體想進來旁聽,我認為那些想進來旁聽的人應該都有所準備,也對服貿有所研究,所以應該要讓他們進來。反而像我今天過來開會好像只是來蓋章背書,雖然有出席費,但我們對開會的內容完全不知道。政府、主席如果要辦公聽會,也要給我們資料,讓我們有所準備,不要讓我們匆匆忙忙,上週五才接到電話要我趕快報名,一早來到這邊也不知道要幹什麼。拜託主席在這方面要加強,為了國家的前途,我真的希望我們小小的建議能夠得到你們的回應。謝謝。

主席:姚總幹事提議政府機關要跟同業公會及業者代表事先多聯繫。

 
over 3 years ago

主席:請開南大學觀光運輸學院陳武正院長發言。

陳武正院長:主席、各位委員。我想兩岸的交流是好事情,但兩岸交流能不能帶給我們臺灣人民好的生活,則是另外一件事情。尤其我們簽了ECFA以後,臺灣的經濟成長反而往下掉,並不是往上爬。有很多朋友告訴我,臺灣很多中小企業拿著幾千億元到中國大陸投資,最後都被大陸吃掉,變成大陸臺流,因為他沒有臉回臺灣,所以在大陸流浪,真的很可憐。他們在臺灣是老闆,在大陸卻變成乞丐,還只能在那邊求生存,不敢回到臺灣。

我們今天看到一個場面,假如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是好事情的話,為什麼外面圍了這麼多民眾來抗議?在座的各位委員,無論是國民黨、民進黨,或者是親民黨,都是經由民意選出來的委員,為什麼國民黨就贊成服貿協議,而民進黨、其他黨則強力抗爭?如果大家都代表人民的話,應該是所有的民眾都支持立法院趕快通過服貿協議才對。

這次的服貿協議中,很多項目都是開放大陸的獨資、合資、合夥或者來設立分公司據點,有一個物流業的朋友告訴我,就像剛才路線運輸業者說的,如果開放物流業的話,中國一家不知道是軍方投資或者是政黨投資的公司,光是這一家公司就有100億元的資金,臺灣這些物流業的資本額都在幾千萬元或是一億元以下,如果他們一來的話,就會把我們幾千家的物流業都收歸到他們的公司底下,大家就要天天看他們的臉色過生活。今天已經有很多陸資來經營我們的旅遊業,採旅行社、旅館、特產店、遊覽一條龍模式經營,讓我們臺灣的旅遊業者沒有辦法經營。

今天為什麼很多大老闆不敢反對服貿呢?因為只要反對,他們在大陸的廠就會被收掉,所以他們不敢反對!但是我們很多中下層的從業人員都反對,只有大老闆不敢反對。關於這個問題,我希望各位立委諸公真的要為臺灣人民好好想想。我建議陸委會、交通部,還有其他相關的單位,也就是管理這64個行業的相關單位,你們應該好好地仔細評估,看這些行業到底應該要怎麼樣面對產業的變化,並提出因應辦法。事實上,現在最嚴重的問題是臺灣的法規和中國大陸的法規差異性太大,也因為差異性太大,我們都不知道問題到底在哪裡。

各位,今天我們有很多公司到大陸設點,但物流業如果要到大陸攬貨的話,根本就攬不到貨,因為他們根本不准你去設點,那你要怎麼辦?可是我們臺灣這邊都開放了,而且不管你要怎麼招攬都可以。所以我們要曉得問題在哪裡,然後替我們的產業與從業人員解決問題,之後再來簽服貿協議,我覺得這樣才能夠保障我們臺灣的從業人員,讓臺灣產業永續發展。

最後我想提醒陸委會,這個協議的第十七條有關承諾表的修改完全站在大陸一方來處理,我們要修改的話,等於要經過他們同意。請各位立委諸公能夠仔細看一下第十七條,我覺得這樣一條條文絕對不利於臺灣各行各業。以上意見,敬請指教,我希望大家都站在臺灣人民的角度來愛護臺灣,謝謝大家。

 
over 3 years ago

主席:請臺灣省汽車路線貨運商業同業公會聯合會陳耀昌秘書長發言。

陳耀昌秘書長:主席、各位委員。路線貨運公會陳耀昌秘書長第一次報告。以我們路線貨運業者來說,事實上我們不反對開放,因為當初路線貨運業也沒有對外資開放,不過在5、6年前,由我們路線貨運業主動提出來,希望能夠開放外資。針對海峽兩岸開放貨運業這方面,我們也有討論過,我們並不反對,但前提要對等、公平、透明,因為市場開放的趨勢是必行的,所以我們不反對。

剛才有說到衝擊問題,所謂的衝擊會有多大呢?我們不知道,所以需要政府來告訴我們所謂的量化衝擊,也就是政府到底要開放多少陸資來臺灣經營貨運業這一塊,這樣我們才有辦法知道我們的衝擊有多大,而不是政府要我們提出衝擊有多大,我們哪知道政府要開放多少家貨運業進來臺灣市場?就像剛才張協理說的,如果貨運業無限制開放的話,我敢說所有臺灣的貨運業一定倒。

第三,貨運有三業,就是所謂的汽車貨運、路線貨運及貨櫃貨運這三業。以法規上的定義來說,貨櫃貨運的定義還算明確,但所謂一般貨運和路線貨運業的定義並不明確,當要開放的時候,不曉得政府要怎麼審查?再來,雖然公路法有規定,但是規定也不明確,造成現在的路線貨運業和貨運業兩者混在一起。我說得比較白話一點,很多政府官員對路線貨運業和貨運業的定義都不是很明確,造成一般貨運業來從事我們路線貨運業的業務範圍。

相對地,在還沒開放的時候,路線貨運業已經受到衝擊,但我們認為既然都是臺灣人,也在臺灣島內,所以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如果要開放大陸來投資,我希望路線貨運業要很明確的定義出來,如果不定義出來的話;大陸業者到這邊投資貨運業時,若以一般貨運業來從事路線貨運業的工作,那麼我們路線貨運業的衝擊就會非常大,為什麼?第一,貨運業的資本額門檻比較低,而路線貨運業比較高,相對地,他當然是成立低門檻的公司來做高門檻的業務,所以我希望在開放之前,能先把公路法裡對相關業務的定義寫的很明確,並將路線運貨業的定義明確化。以上報告,謝謝。

 
over 3 years ago

主席:請中華民國小客車租賃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黃瑞榮理事長發言。

黃瑞榮理事長:主席、各位委員。本人今天來參與這個公聽會,其實我不太瞭解用意何在,因為我覺得只是在這裡背書,究竟國家的政策要怎麼做,都沒有事先和業者溝通,很快就通過了。聽說通過後有很多的好處,到底好處在哪裡?是否應該讓業者瞭解一下?既然是政府好的政策,我們怎麼會不要?既然業者能賺錢,我當然會百分之百支持。所以,希望政府單位在做什麼事情之前要事先跟業者進行溝通,沒有百姓不支持政府的啦!對國家好、對百姓好,怎麼有不支持的呢?坦白講,國際趨勢所在,不通過也不行,問題是最起碼要先讓業者瞭解,所以拜託政府讓我們業者知道在通過之後要如何對抗、要如何生存,至於其他細節問題,討論起來要花很久的時間,希望政府能夠協助滿足我們業者的訴求。上次政府在高雄開會時說有編列950億,結果有人馬上就吐槽連半毛錢也沒有編列,政府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補助業者,難道要等我們都倒了才要補助?我希望不要讓我們倒閉,因為我們畢竟有繳納稅金,所以希望政府儘量先輔導業者,讓業者了解在開放之後要如何因應,如無任何配套方式,本會強烈反對,甚至不顧一切抗爭到底,謝謝。

主席:政府要思考如何輔導業者,不要讓業者倒閉,本來就不能讓業者倒閉,而且運輸業要反攻大陸,以後所有大陸的運輸業都是台灣人在經營,這樣是最好的,應該可以這樣來做。

 
over 3 years ago

現在請台北市小客車租賃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吳順杰理事長發言。

吳順杰理事長:主席、各位委員。我是台北市小客車租賃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的理事長,今天我真的是有感而發,我們在6月21日與對岸簽訂服務貿易協議,但是6月26日在台北市國際會議中心開會的時候,經濟部的次長表示,國家要實施政策一定有先跟產業溝通和說明,當時我就非常納悶,因為完全都沒有,當投審會的官員看到我拿發言單的時候,他把我請到外面去跟我講:我們單位絕對有跟你們產業做溝通和說明。我說完全沒有,他還說:我可以跟你保證。可是在3天之後他打電話來跟我們公會人員說很抱歉,因為時間太趕了。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在當時我提出一個兩岸駕照互惠的原則,希望能夠通過兩岸駕照互惠,在6日26日國際會議中心開會的時候,陸委會的官員也跟我說,本來這個提案是要擺到第9次裡面,不過他希望能在陸委會進行兩岸協議把駕照的問題提上去。但是在8月26日公路總局開會的時候,我跟列席的陸委會官員談到兩岸駕照的問題,因為兩岸駕照對我們這個產業和觀光業來講,這是我們的一塊大餅,在大陸人士來台自由行的時候,他們就能自行開車去體會台灣人的努力,了解台灣的成果在世界上是一個奇蹟。但是另外一位陸委會的官員跟我講,兩岸駕照互惠不可能在第10次、也不可能在兩岸協議裡面去討論,當下我真的是不知道我們的產業要何去何從,因為政府同一個單位的人卻給我們不一樣的訊息,而且訊息也不明確,請問我們這個產業到底要何去何從?對於未來國家要進入國際化經濟的環境,我們產業都是非常支持跟贊成,希望國家能夠在背後支持我們基本的產業,在簽訂服貿協議之後,能更支持我們的產業、關懷我們的產業,其實我們所要求的就是一份基本的生存權,希望不要漠視、犧牲我們。從6月21日到現在已經開了第7次的相關產業會議,我一直告訴我自己,我是在爭取我們這個產業的權益和生存權而已,但是在之前的6次會議當中,我們產業都沒有得到有關單位的關懷,都沒有問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支持,其實我們所要的只是具體的關懷。
剛才有長官表示,有相關單位在蒐集一些資料和資訊,憑良心講,在服貿協議還沒有完成的時候,其實陸資已經進到我們這個產業了,我們這個產業早就已經被侵略了!我剛才也跟公路總局的陳副局長溝通過,我們希望政府思考如何具體關懷我們這個產業,這才是比較重要的,而非只是開開會就認為有交代了,只是在應付我們而已,我們所要的是真正的實質關懷,我們不想看到我們這個產業發生某種事件,這是我們產業所要發出最基本的聲音,謝謝。

主席:吳理事長特別提到兩岸駕照互惠的問題,在進行談判的時候,希望陸委會能將此列為重點。

 
over 3 years ago

請中華民國汽車路線貨運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張國典協理發言。

張國典協理:主席、各位委員。我謹代表中華民國汽車路線貨運商業同業公會在此發言,從國家整個政策來看,對服貿協議在路線這個部分我們是比較不期待,因為如果這個部分開放了以後,對我們整個島內的路線衝擊相當大,現在我們台灣市場的這塊餅就是這麼大,如果全部開放陸資進來,對台灣本土經營路線貨運業者的殺傷力滿大的,尤其我們這個產業非常特殊,第一,這是勞力密集的產業,我們現在面臨找不到人的困境,包括司機和理貨人員。在跟大陸簽訂服貿協議之後,大家應該知道,我們台灣的產業就是小蝦米,整個大陸的產業是大鯨魚,他們進來以後就會蠶食鯨吞我們整個市場。剛才董立文副教授也有講到,在他們進來以後,可能會影響到我們的國家安全,萬一將來掌控了我們整個島內的運輸配送,我們整個臺灣的經濟將產生滿大的隱憂與滿大的影響。所以就路線貨運來看,我們不期待、也不看好,因為服貿協議對我們的殺傷力滿大的,以上,謝謝。

主席:請全國產業總工會梁淑娟副理事長發言。

梁淑娟副理事長:主席、各位委員。我今天是代表全國產職業總工會出席此會議,也就是代表勞方來看待這次的服貿協議。在今天之前,說實在話,我對服貿協議一頭霧水,真的不太清楚到底內容是什麼。剛剛幾位先進都提到,在簽訂此服貿協議時,應該要和業界多做溝通,多聽聽業界的聲音,這才是比較務實的,但問題是今年6月20日就已經簽了,簽完了才來開公聽會,這一點我不太認同。

第二點,我很少參與立法院的會議,可是剛剛我看到,光是針對程序問題就花了一個多鐘頭的時間。今天我們的目的是希望來這裡聽聽業界的聲音,聽聽大家是不是有什麼比較好的建議,可是剛剛卻花了一個多鐘頭的時間在討論程序問題。
再來,我今天站在勞方的立場,所以我想向大家報告,為什麼服貿協議簽訂之後,勞方會產生恐慌。其實主要就是怕失業,而且勞工失業問題會動搖國本,所以希望主事者能夠重視這一個問題,思考在整個服貿協議簽訂細項、細節的部分時,技術面該如何搭配。我並不是反對推動服貿協議,但在整個技術面的搭配上,我希望主事者應該深入思考如何保障資方的權益與勞方的權益。

由於兩岸關係比較特別,而我們今天不是和其他國家簽訂服貿協議,是和對岸簽訂。也因為這種比較特殊的關係,所以我們很多地方都必須注意,要儘量避免用商業來包裝政治,造成市場混亂。針對削價競爭而言,這確實是一個問題。

再來,我們要儘量避免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為什麼?我們都知道,站在勞工立場來談,臺灣勞工是很優質的,曾到中國大陸投資的人都非常清楚這點。但如果將來大陸的勞工到臺灣來,會是什麼樣的狀況?如果他們削價競爭,又會是什麼樣的狀況?我們現在對勞工有最低保障工資,但如果他們用低價處理,甚至用競價的方式來處理,那麼資方和勞方都會受到影響,這是我個人的看法。

另外,服貿協議第一項的電腦和其他項目,也就是這裡面的第四項部分,有提到人員來臺之後的問題。關於人員來臺,協議提到的是經理級員工、負責人,但如果一家公司有100個員工,結果有90個是經理級以上高階主管的話,那我們的勞方就會受到衝擊,這一點我希望主事者稍微注意一下。
還有,他們來台的期限,現在的規定是3年一次的居留權,可以在這裡停留3年,但是3年之後還可以無限制的延期,就是不管一次、兩次、三次,甚至是十次、二十次都可以,這一點可能要稍微做一下調整。如果讓他們在這邊變成長期居留的話,以十三億人口和我們兩千三百萬人口相較,一旦被他們的人潮淹沒,問題會有一點嚴重。

最後一點建議,政府在推動服貿協議的方案之前,要好好地考慮台灣資方的權益和勞方的權益,做最好的把關,在技術面要好好地、用心規劃,讓我們臺灣人民能夠有一個生存的空間,謝謝大家。

 
over 3 years ago

董立文副教授:主席、各位委員。顯然我不是產業公會的代表,因為今天公聽會議題的第三點提到對國家安全的影響,第五點提到對政府的安全管理機制評估,所以我對這兩方面提供一些意見。

第一點,兩岸的服貿協議棄守台灣的國家安全,這個結論不是我下的,過去三個月來,我們的行業公會和專家學者就服貿協議對國家安全的影響已經有很多討論,有關媒體的意見,我建議我們可以參考《新新聞雜誌》第1382期、《商業週刊》第1346期、《今週刊》第872期及《天下雜誌》第527期,這些都有做專題的追蹤調查、田野調查。他們可以得到這個結論,就是我剛才說的,兩岸服貿協議棄守台灣的國家安全,裡面最值得參考的是《商業週刊》,它寫說服貿協議是簽假的,因為已經有6成的服務業對中資開放,週刊的記者還去做田野調查,調查的結果讓我赫然發現,他們跟我們講的事情都應該是政府事先告訴我們的,比如為什麼中資會小額投資我國的服務業卻讓它倒閉?根據記者的田野調查,居然有中資用5,000或1萬元人民幣來投資我們的服務業,結果讓它倒閉,為什麼會這樣?我也想問我們的政府單位。答案是顯然這不是商業投資行為,這是政治行為,更精確的說,這是測試我國國家安全的行為。另外,很多媒體追蹤調查都發現,中資來台經常會用一條龍、一條鞭或一條街的模式,請問我們的政府相關單位知不知道這些中資投資台灣的模式所代表的涵意是什麼?

第二點是有關我們的行政部門,我看到最近針對國家安全的說帖,可是行政部門的說帖裡面有很多東西是無法成立的,比如經濟部的新聞稿名稱叫作「服貿協議穩健開放,政府未忘記國家安全」,裡面有一條居然是說,涉及意識形態的業別,中共會逐步的解除限制,漸近開放,包括印刷和涉及電信行業的網路購物平台。如果中共真的是照我們的政府這樣評估的話,中共會逐步開放涉及意識形態的行業,那麼開放的那一天就是中國共產黨下台的時候!這種評估報告顯示出我們的政府對中共不是無知,就是故意騙我們。

經濟部的說帖裡面對我們的言論自由是這麼說的:演出場所經營不得違反我國言論自由的社會核心價值,如果發生這些事情,會依據政府相關法規規定處理。但中資如果要進來台灣影響我們的言論自由,他們絕對不會用刻意違反言論自由的理由來排斥,當然是用商業的理由,用廣告制裁的合法手段來抵制或是傷害我們的言論自由,這就是中共在海外對付法輪功、對付民運團體和對付蘋果日報常用的手段,而講這樣話的人,又不知道國家安全是什麼。
至於這個說帖裡面有談到,政府自98年6月陸續開放陸資來台投資之後,均在嚴謹的審核機制下進行審查,為國家安全把關。本人在此舉兩個最重要的例子。2010年的鼎新電腦案和南山人壽投資案,這兩個案件都是影響到我們經濟安全、資訊安全的重大投資案,可是這兩個案子,不是我們政府預先什麼審慎評估、主動嚴加把關,反而是在野黨立委質詢,民間團體提證據證明,以及媒體監督的結果,才把這兩個案子擋了下來,也顯示我們的安全管理機制有嚴重的漏洞,確實存在高度的風險。

在全球化的時代,交易是非常複雜和多樣的,所以我們要提問:為什麼在協議裡面只列出投資人如為大陸地區軍方投資或具有軍事目的的企業者,大陸限制來台投資,卻將中共的黨政特務部門排除在外?難道是告訴我們中共的解放軍不受黨政部門的領導嗎?再者,大陸地區軍方投資的企業有哪些?他們有哪些子公司、孫公司或分公司?如果沒有清楚掌握或是列舉的話,政府和民間企業怎麼知道判斷的標準在哪裡?第三,如何解釋大陸地區軍方投資的企業有合資、入股、參股、逆向收購、戰略合作或策略聯盟等多種交易形式?這些狀況該怎麼辦?
最後我要講到一點,其實9月的政爭凸顯了服貿協議的戰略意涵,如果服貿協議能夠逐條審查、逐條表決,然後又能夠通過,我相信這對台灣的朝野共識乃至於兩岸的共識都會有非常大的幫助。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