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3 years ago

請勞委會郝副主任委員發言。

郝副主任委員鳳鳴:主席、各位委員。有關勞委會的部分,我先就以下幾個問題做初步回應,包括早上孫秘書長提及勞委會好像認為這是百利而無一害,也沒有任何評估報告;另黃國昌教授提及勞委會認為不會影響勞工就業的判斷是失誤的;魏明德督導提及有進用陸勞的問題;蔣萬金理事長提及有廉價勞工引進的問題。針對以上問題,簡要答復如下:

一、在服貿協議第三條第三項中,就有很清楚的規定,服貿協議不涉及開放大陸勞工,所以這一點是在討論相關問題時,一個非常重要的前提。

二、由於知道不開放大陸勞工,只有資金及部分管理人員可以進來,所以我們初步判斷,有助於就業機會的增加,而且從相關數字及研究中,也顯現出這種現象。

三、如果有管理階層變成陸勞來臺灣搶工作,怎麼辦?事實上,在我們和各單位的報告中都有提及,這些均有嚴格把關,所以目前我們初步認為,應該可以達到管制的效果。

四、對於勞委會有沒有做評估報告的部分,事實上,在簽定ECFA之前,經濟部和勞委會已在就業方面完成影響評估,當初簽定時認為有正向影響,並不是沒有做任何評估,包括簽定服貿協議之後,經濟部也委託中華經濟研究院做過就業影響評估,這個評估也認為有正面效益。基於以上的評估及目前發展的狀況,勞委會會就各個主管機關對不同業別及現在打算開放的項目,再做進一步了解,如果生效之後,對就業市場可能造成的影響,包括職業別的變動。勞委會書面資料中提及,關於協助勞工因應貿易自由化的措施,到底會不會有效果?我們也廣泛的蒐集意見,所以勞委會會一直持續進行評估的部分。

以上簡要說明,謝謝。

 
over 3 years ago

主席:請經濟部投審會張代理執行秘書發言。

張代理執行秘書銘斌:主席、各位委員。本人針對賴中強召集人所提的幾個問題說明如下:

一、有關環隆電氣的案子,其實環隆電氣和環鴻科技都是臺灣的企業,其中環鴻科技是台商在大陸投資,間接經過香港再回來投資的企業,環旭公司則屬於在大陸登記的公司,所以依照陸資許可辦法規定,認定為必須適用陸資來台投資許可辦法,除了在98年核准其來投資設立環鴻科技公司,100年2月1日因其增加部分營業項目,依照規定仍然需要經過我們核准才能新增營業項目。至於後續部分,在環鴻科技和環隆電氣的營業、生產線及專利權相關變動上,由於涉及許多國內相關法規,包括公司法、企業併購法、勞工相關法令、土地及工廠登記相關法令等等,都必須依照相關規定分別跟各該主管機關辦理,包括當初申請核准及後面增加的營業項目,都跟他們整個營業項目需要調整有關,由於這部分涉及營業計畫的變更,所以依照規定,必須經過投審會核准。

二、對於陸資利用我國自然人擔任人頭來台投資部分,不論是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或陸資許可辦法,我們都會分別核實審查,而且刑法第二百四十條規定,有假借人頭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相關行為人必須負刑法上的刑事責任。如果後續有查獲實際的證據,足以證明陸資是利用臺灣地區自然人擔任人頭,我們會依照兩岸條例第九十三條之一的罰則,來撤銷陸資的投資。我們曾經處罰過的陸資違規案有8件,其中一件是彭博商業週刊,利用香港人當作人頭,然後再用香港人的名義來投資,我們查證屬實之後,就撤銷其投資案。

三、經濟部從98年6月30日公告分三階段開放,經濟部公告要開放的項目,原則上,是基於我們國家政策及法令上的需要,自己主動去調整的,所以後續政策上若有需要做變更,我們也會根據政策上的需要去做調整。至於服貿協議的部分,它是屬於國際協議的一部分,必須依照國際協議來處理,等於是遵守國際協議承諾的問題。有關入口網站的部分,從98年6月30日開放以來,我們對這個項目的審核都非常嚴格,雖然陸資曾經來申請過,但都沒有核准,目前服貿協議中也沒有包括這個項目,所以這部分應該不會受到服貿協議審議的影響。至於未來服貿協議項目調整的部分,我們會依照協議的決議及相關法令來做適度的處理。

以上說明,謝謝。

主席:不好意思,我向您請教一下,以入口網站來講,我們是開放的,但在實務運作上,我們沒有同意過,而且服務貿易協議並沒有納入這部分,那它到底處在什麼狀態?形式上它仍然是處於開放的?

張代理執行秘書銘斌:是。

主席:即便服務貿易協議對這部分沒有承諾,但形式上還是繼續開放,只是目前我們在實務上還沒有同意,換句話說,在實務上,哪一天會不會同意也不知道,至少在規定上是開放的?

張代理執行秘書銘斌:是。

主席:跟這一次服務貿易協議開放不開放,就不相干了?

張代理執行秘書銘斌:對,不受影響。

主席:所以不會在這一次服務貿易協議開放,因為本來就是開放的,只是在實務上,我們還沒有同意他們進來投資,是這樣嗎?

張代理執行秘書銘斌:是。

主席:好,謝謝。

 
over 3 years ago

主席:請文化部李次長發言。

李次長應平:主席、各位委員。針對剛剛黃國昌副研究員提及服貿協議中有關簡化臺灣圖書進口審批程序,建立臺灣圖書進口綠色通道的部分,文化部再做多一點補充。這裡所謂的「綠色通道」指的是要能快速便利通道、優先審批,因為大家都知道,審批是進入中國大陸最大的門檻,臺灣業者對於簡化審批程序有很高的期待,希望能夠儘量簡化程序和時間,因此這一次增加綠色通道的部分,其實對臺灣的環境有很多幫助,未來文化部也會對縮短臺灣圖書進出或作業時間、加速發行物流時間及提高銷售效益等部分,持續進行密切追蹤和了解。另外,日後在定期和不定期會議中,亦會請陸方持續提供相關具體的資料和內容,協助簡化審批及不重複審批作業,使其能夠落實。以上報告,謝謝。

 
over 3 years ago

請經濟部卓次長發言。

卓次長士昭:主席、各位委員。對於今天的公聽會,我個人謹就經濟部相關部分做初步回應。剛剛陸委會王主委提到黃國昌教授所提的一些問題,他在其中特別提及「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造成美國就業損失的問題,也質疑經濟部提及服貿協議可以增加就業的依據何在?我在此說明一下。黃教授所引用的報告,其評估對象包括貨品貿易、服務貿易及投資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他提到工作流失的主要論據是,NAFTA造成美國工廠外移到加拿大和墨西哥,然後生產貨品回銷美國市場。這部分對就業的影響,主要談的是製造業,而不是服務業,因為服務業涉及人對人的服務,具有生產和消費同時發生的特性,一般需要設立商業據點,才能提供這樣的服務,由於兩岸並未相互開放就業市場,所以在兩岸相互開放市場,帶動投資的假設之下,的確會增加對本地僱用的需求,這樣反而對就業有正面的影響。我們也取得Cornell University一位教授,針對NAFTA對美國就業影響的評估報告,其中提及從1993~1997年間,就業人數由1.1億增加到1.37億,NAFTA生效後的前5年,美國國內新增的就業將近71萬,平均每一年大概增加14萬個就業機會,這是Cornell大學的文獻。

另外,剛剛游總幹事也提到法定檢驗,其實所謂的「法定檢驗」就是邊境抽驗,屬於政府的公權力,但公權力並不是這次服貿協議涵蓋的內容,所以陸方沒有開放,我方也沒有開放。陸方開放的是委託民間機構執行強制性產品驗證制度,就是所謂的3C制度。游總幹事還提到,在地檢測的實驗室一定要經過TAF認證,其實取得TAF認證,在國內已經形成一股市場力量,目前有1,648家實驗室取得TAF認可,並定期對他認可的實驗室進行查核,以確保實驗室的能力。經濟部標準檢驗局也會持續推動認證體系,以提升實驗室的公信力及檢測結果的可靠度。我們為了確保實驗室的作業品質,未來兩岸會依據服貿協議推動在地檢測,均會要求必須通過我國TAF與大陸認證機構對相關檢測能力的認證。
一直以來,我們聽到業界兩種聲音:一是已經在大陸的實驗室,希望可以做大陸3C的強制檢驗;一是臺灣製造業及檢測業,都希望輸往大陸的產品,能夠在臺灣檢測。剛剛臺灣區車輛工業同業公會黃文芳處長,也特別強調這一點,這些我們在服貿協議中都爭取到了。

再來,就是今天早上賴中強律師所問的3個問題,由於牽涉到投審會的業務,可否請投審會的執行秘書來做說明?

 
over 3 years ago

首先請陸委會王主任委員發言。

王主任委員郁琦:主席、各位委員。今天早上黃國昌教授針對陸委會的部分提出幾個問題,並且希望我們能夠回應,因此我在此作一個簡單的回應。黃教授問到政府如何確保大陸的中央與地方政府在行政許可的程序上能夠客觀、透明,對此我作以下說明:各國在洽簽FTA的過程中,重點大概都是放在市場的開放上,至於規範面的協商,目標是希望建立更客觀、更公正、更透明化的投資管理環境,但基本上對於每個個別的投資案,雙方還是各自保有行政審查和准駁的權力,在雙方各自保有行政審查和准駁權力的情況下,我方如何影響陸方,讓他們做到更客觀、更公正、更透明,在這次的協議文本第六條第三項中雙方有約定,也就是陸方也同意一方業務主管部門要依照其規定,在申請人提出完整的申請資料後,在一定期限內將申請的審核結果通知申請人,應申請人的請求,該一方的業務主管部門應該提供有關申請的資訊,不得有不當的言詞。這項規定生效之後就是對雙方有拘束力的約定,當然陸方必須執行。

黃教授接著又提出第二個問題:陸方雖然這樣簽,但他們明明是處於行政救濟和司法救濟都有困難的情況,我們為什麼要和他們做這種保證?我上次回應黃教授時說過,基本上我認同黃教授一部分的看法,大陸的司法制度和行政救濟制度相較於台灣當然有非常大的改善空間,同時也存在許多潛規則,這個現象是一個事實,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在這次服貿協議的文本中特別定有第六條的管理規範存在,主要就是要約束對方,讓對方潛規則的影響力能夠降低,並改善過去的情況。除了第六條第三項的規定可以增加其公開透明的程度外,我們也希望在文本第六條中約定要依照規定,賦予受影響的服務業者對於業務主管部門做出的決定有申請行政救濟的權利,並且確保該行政救濟程序提供客觀及公正的審查,這是雙方的約定,具有強制力。萬一陸方還是不遵守這個協議的文本,我們可以根據協議第十八條所建立的聯繫機制向陸方提出關切,透過制度化的機制去處理,雙方所簽訂的協議如果不執行、不落實的時候,他們也必須承擔未來對兩岸關係產生負面影響的後果。

黃教授提到的第三個問題是我們對大陸行政救濟審核的程序是否有基本的掌握,這其實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們只能說,大陸是有所謂的行政覆議法存在,這個行政覆議法第九條、第十七條和第三十一條有許多程序性的規定,對於台商在大陸投資面臨的行政救濟與司法救濟遇到一些在執行面上不夠確實、不夠公平的地方,目前有幾個管道可以進行反映和協處,第一個是海基會和海協會兩會之間的平台,可以進行糾紛的協處;第二個是投保協議也有建立一個糾紛協處的平台;第三個是司法互助協議也有兩岸業務主管部門所建立的平台。透過這些管道,雙方可以共同解決雙方的爭議,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得到適切的處理,目前有幾個平台可以進行相關的協處,對於相關單位在協處過程中需做進一步處理的協助,我們都會盡我們最大的努力進行。

主席:謝謝王主委。

 
over 3 years ago

請台北市產業總工會蔣萬金理事長發言。

蔣萬金理事長:主席、各位委員。我今天代表工人團體在這裡發言,大家的意見幾乎是一面倒的支持服貿協議,好像服貿一旦開放,所有的業者都是最大的受惠者,相對的我的壓力就很大,大家只想到可以做生意、可以賺錢,卻沒有從另一個角度思考,在這個政策推動的過程中,多數業者是受益者,但是有哪些人會變成受害者?馬總統經常說要拚經濟、要創造工作機會,沒有任何一個國民會反對拚經濟,因為拚經濟對大家都有好處,但勞工團體一再質疑的是所謂的拚經濟是在拚少數人的經濟?還是在拚全民的經濟?我們看到的是政策推動的過程,只是在拚少數人的利益,就像今天的公聽會,大家從來沒有從另一個角度去談,只關心自己的利益,只顧著做生意,要讓受惠者說這個協議很不好,沒有人這麼傻的。同理,要讓我們這些將來可能受害的人表示支持服貿協議,當然也是不可能的。我從兩個角度來談這件事:第一、我要站在台北市產業總工會的立場談論這個政策未來對工人可能造成的衝擊。第二、我要以台北市環境保護局清潔隊員的角色表達我個人的看法。當然,我們知道政策推動的過程中,一定有受益者也有受害者,但我們一直質疑政府在推動政策的過程中,遇有人民提出質疑時,政府有沒有辦法說服人民,消除人民的疑慮?政府說將來要成立經濟示範區,但經濟示範區的成立勢必引進更多外勞,請問,屆時台灣人民的就業機會在哪裡?這些老闆只想到那邊的生意很好做,絲毫沒有想到台灣勞工的問題。早上的會議有很多人提到他們到大陸虧損了多少錢,但是,那些在最基層的、怎麼跑都跑不掉,永遠要待在台灣的人怎麼辦?因此我們才會一直針對就業的部分提出質疑,如果在拚經濟的過程中,要引進更多的廉價勞動力,那麼政府只是在替財團、大企業主著想而已,試問,現在台灣有多少人一個月領不到20,000元,更不要說22K了。我一看到那些中年就業的朋友就想流眼淚,他們認真打拚、工作,一個月領不到20,000元,怎麼在台灣生存?我們的總統和官員都說什麼良心企業,請問,這些企業的良心在哪裡?以後台灣的勞工朋友是不是都要成為更廉價的工人?我一直很擔心環保署提出來的將來的開放類別,我對台北市的情況非常瞭解,過去一、二十年,我們一直為這個城市的環保議題努力,現在大家在享受成果之餘,有沒有想到過去我們是如何努力把環境品質建立起來的?但今天政府卻說要開放這個部分。過去台北市一天的垃圾量是一千多噸,將近2,000噸,現在垃圾量已經減少一半了,或許大家會認為我提出這點和今天的議題不相關,其實這個成果是經過很多人的努力,花費很多時間從事這些工作才得以維護的,有人會認為收個垃圾很簡單,有什麼大不了的?台北市政府原本想外包這部分的工作,後來我們提出很多論述去說服市政府,現在市政府似乎忘了這些論述。其實收取垃圾不只是單純的收取而已,收垃圾的過程中還要分類,垃圾的類別有廚餘、資源回收、堆肥等等,垃圾分類的政策讓馬總統可以向世界各國誇耀,這個榮耀是我們平常一點一滴付出得來的。我們當然知道垃圾收取本身很簡單,但垃圾處理過程的用心才是最重要的,我們一再關心這個問題是因為垃圾的處理不只是收取的問題而已,垃圾收取之後需要焚化或掩埋,過去台灣要建立一座垃圾焚化廠要克服多少困難,要經歷多少的抗爭,在垃圾減量之後,不需要再增設焚化廠,以致大家忘了當初我們的努力,可是未來垃圾量是不是就不會再增加了?我們要建立一個掩埋場時,當地的居民是怎麼抗爭的?我們要花費多少時間和人民溝通?難道大家都忘了這些事情?我們擔心的是將來環保署要開放廢棄物處理的部分,等於放棄我們努力維護的東西。我們認為這是一直持續的、有步驟的做法,環保署甚至還要提出廢清法的修正,將原來業者應處理的「事業廢棄物」修正為「一般廢棄物」。如果我們只單純的看到一部分人的利益而放棄我們原本應該持續維護的理念、理想,最後這塊土地的情況,會變成不僅是我們人民無法在這裡生存,工人也無法在這裡生存,請問,以後我們怎麼住在這個城市?站在一個工人的立場和我們所從事的行業的角度來講,我很反對環保署所提出的未來要開放的項目。當然,這個公聽會開完以後,政府也不會理我們,但我們明白工人的戰場原本就不在這裡,不過,我還是要請有權力的官員好好的思考,如果以後一個清潔隊員連最基本的清潔工作都沒有了,政府如何再宣稱政府在照顧人民?希望以上簡單的報告能讓有權力的官員認真的思考。

主席:謝謝蔣理事長。

 
over 3 years ago

主席:請民主陣線賴中強召集人發言。

賴中強召集人:主席、各位委員。我以下的發言基本上是關於主張中資來台投資必須要有立法層次的立法規範,否則的話,我們真的不知道接下來的服貿協議到底要怎麼審?如果做了一個決議,決議的效力是什麼,也是不清楚的。其實這個問題在上一次的公聽會我們就已經提出來了,內政委員會也有一些具體的問題希望經濟部能夠回答,但是我們看到經濟部給我們的報告,很抱歉,我必須跟經濟部卓次長講,經濟部還是避重就輕,所以以下我有三個非常具體的問題,拜託卓次長等一下務必要給我們一個答復。

第一個問題是服貿協議的承諾表跟經濟部開放陸資的投資許可辦法裡面的投資業別項目表,這兩者之間的關係,我的問題非常具體,我們是這樣來看,經濟部一再說服貿協議的電腦及相關服務業不開放中資入口網站,但是經濟部的投資許可辦法在2009年就開放中資經營入口網站,請告訴我們,當服貿協議一旦根據現在的文本,假設立法院就這樣通過了以後,到底陸資是不可以來台灣經營入口網站,還是可以來台灣經營入口網站?到底是以服貿協議的承諾表為準,還是陸資來台的許可辦法為準?這只有一個答案,是可以,或是不可以?請給我們一個明確的答復,如果中資來台不立法,這個問題怎麼解決?

同樣的道理,我們今天在討論建築物清理服務業的時候,早上有業者一再地向我們說明,這是一個弱勢產業,是弱勢者賴以生存的產業,覺得不應該把它放入兩岸的商業服貿協議裡面。請卓次長告訴我們,如果立法院決定把這個項目刪除,那麼刪除的效力是什麼?因為101年3月30日經濟部的投資許可辦法,就已經開放中資經營建築物清理服務業,如果立法院刪除了,投資許可辦法還在,到底陸資是可以到台灣來經營這個行業,還是不可以呢?這個答案只有一個,不可以模擬兩可,如果中資來台投資條例不立法的話,請問立法院怎麼審查?這個問題要拜託卓次長務必回答。

第二個問題就是關於陸資投資事業在台灣的併購行為,現行的法律有能不能有效的控管這件事情呢?這個問題經濟部也在避重就輕,我們很具體的請問經濟部,請他回答,關於環鴻科技收購環隆電器公司的營業生產線專利權到底有沒有辦理投資計畫變更?以及投審會處理的情形。我們收到投審會的報告,它是這樣跟我們講的:假如涉及投資計畫的變更或是營業項目的變更,依現行規定要向本部投審會申請許可。請不要說是假如,立法院問的很清楚,請告訴我們,環鴻科技收購環隆電器的營業生產線到底有沒有向投審會申請許可?投審會接下來告訴我們說:環鴻科技在99年2月23日有做重大訊息的公告,這是要根據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五條經股東會同意。抱歉!我必須跟卓次長講,人家不是在問股東會有沒有開,而是在問你們的投審會到底是有審還是沒有審?這個案子有報告投審會還是沒有報告投審會?同樣這個問題,就我們所查得的資料,事實上環鴻科技收購環隆電器公司的資產、設備有兩次,一次是在2010年1月,另一次是在2011年2月到3月之間,請您一併回答我們,這兩次到底是有向投審會申請許可還是沒有?如果是沒有,是你們認為不必要,還是它該申請許可而違法未申請許可?抱歉!這個問題不能再躲了,人家就是問投審會有沒有許可,不是問股東會有沒有開,這是第二個問題。

第三個問題是關於我們質疑現行陸資來台的投資許可辦法,對於人頭投資也就是陸資利用人頭來台灣投資欠缺有效的規範。立法院也具體詢問了利用自然人來擔任人頭投資現行法制的處理機制,以及過去裁罰的情形,這個問題是在請投審會跟經濟部告訴我們,到目前為止有沒有任何一個案子是因為陸資用台灣的人頭來投資,而被投審會、經濟部裁罰的。問的是人頭投資,但是經濟卻是告訴我們:從99年到今天為止,裁罰陸資違規案件8件。請問這8件違規案件是人頭投資嗎?人頭投資案到底有沒有任何一件援引現在的法規範予以裁罰的案件?這個問題還是一樣是你不能躲的問題,卓次長,你們明明非常的清楚,立法院要問的就是人頭的問題,台灣人民擔任陸資的人頭來做違法的經營,到底我們的法制對這件事情有沒有做有效的裁罰跟解決方案呢?這是在問以前的裁罰情形,所以你不可以告訴我:總共違規的裁罰是8件。我們問的是因為陸資用台灣的人來當人頭做違法投資,到底投審會有沒有任何一件裁罰?是如何裁罰呢?包括你的報告中所提到可以用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其實對於這部分我是非常質疑,因為照最高法院的見解,人頭借名登記基本上是一個委任的法律關係,應該不牽涉到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以上這三個問題要拜託卓次長,務必給我們一個清楚的答案,謝謝。

主席:剛才賴中強律師所問到的是關於服務貿易協議的承諾表跟經濟部投資業別項目表的關係,他用了兩個案例,一個是關於入口網站,一個是建築物清理服務業到底有沒有承諾開放,請經濟部要做清楚的說明。另外對於中國資金購併台灣的公司,如果沒有法制化,如何處理?第三個是關於人頭投資的部分,到底經濟部、投審會有沒有案例,要做清楚的說明。

 
over 3 years ago

請中華民國檢測驗證協會黃啟川理事長發言。

黃啟川理事長:主席、各位委員。啟川是中華民國檢測驗證協會理事長,協會會員的產值占我國技術檢測與分析服務業的產值80%以上,在去年8月22日舉辦的服務貿易協議座談會中,沒有會員反對,所以我要代表技術檢測與分析服務業贊成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簽訂,同時也要感謝政府用心的規劃。開創大陸技術檢測與分析服務市場,我想是項藍海的策略,以下幾點我說明原因:第一,技術檢測與分析服務業是屬於製造業的支援產業,是支持商品進出口重要的產業,與兩者的關係相當密切,也是政府施政的技術後盾,其業務必須經過政府主管單位的管理和審批,屬於非關稅貿易障礙的重要措施。

我國在大陸之投資其中50%是加工貿易,隨著大陸由世界工廠轉為世界市場之際,在中國大陸之台商現在也由外銷導向轉型內銷導向,迫切需要檢測業者協助完成大陸官方要求之強制性及自願性產品檢測。當檢測驗證業者要開發大陸市場拓展商機,須取得大陸官方對於檢測驗證業者的資質認定資格,當面對大陸繁雜之法規、標準、公報、驗認證程序要求與相關人員培訓、考試、登錄、資格取得等諸多規定,更需借力政府協助,及與大陸之談判,爭取發展最佳利基。

二、中國大陸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且出口額是全球第一位,大陸境內之檢測市場規模約5,000多億新臺幣,且每年持續以10~15%成長,而我國境內總額約400億新臺幣,幾乎不成長。我們不去,別人會去。此次兩岸洽簽服務貿易協議,是在對等基礎上相互開放市場,效益方面是「幫助人民做生意,提升臺灣競爭力」,藉由兩岸服務貿易往來制度化,讓台灣技術檢測與分析服務業能享有協議所帶來的市場開放利益。大陸於協議中除承諾允許台灣檢測業者,在大陸設立合資與獨資驗證機構、檢查機構和實驗室,提供內外銷和當地檢測服務外,並給予台灣檢測業者在參與驗證檢測活動中享有同等待遇。

三、我國強項電機電子產業是將營運與研發總部根留台灣,而將製造工廠移往海外,已為普遍的現況,新產品的開發與測試驗證有密切連動的關係,當測試的結果不符合技術標準時,需立即進行設計變更後再重測,測試與設計變更經常是重複性的進行,直到產品完全符合技術標準為止。此類產品的獨特性為機種變換及淘汰極快,相對的產品的生命週期極短,在此前提之下,新開發產品通過測試並取得大陸方面產品測試驗證的時程,對輸出外銷大陸產品爭取上市的商機更顯現其重要性;技術檢測與分析牽涉兩岸產業產品貿易來往之信任、效率、安全等,而我國企業如使用陸資檢測業者提供之服務,亦有可能造成技術及商業機密無法確保的問題,影響我國產業的競爭力。如果輸出外銷大陸產品能在台灣的實驗室測試,則可大幅縮短產品通過驗證時間,創造我國產業比競爭對手國更多優勢,也直接創造產業研發總部與研發人才留駐台灣的環境誘因。

四、大家應該也關心,此次開放會衝擊國內相關產業嗎?其實2009年我國就已對大陸開放車輛、機械、電機、電子及環境檢測等部分檢測驗證服務業,4年來大陸只有2家主要行業分類來台投資。例如,港商中檢公司2010年在台灣設立,只有2位大陸幹部,10餘位是台灣員工,因台灣市場小,不具規模,只有辦公室據點沒有設實驗室,檢測業務都是委託我國實驗室,業務只於再生資源而已。此次,「服務貿易協議」我方承諾開放之化工、度量衡、及酒類產品的技術檢測及分析服務領域,因國內市場之檢測業務供需已趨飽和,又國內內銷市場小、競爭也激烈,大陸檢測公司來台設置機率較低,故開放陸資來臺,並不會衝擊國內相關產業。

最後,中華民國檢測驗證協會(CTCA)借力《服務貿易協議》,與政府支持下,正積極的為國內檢測驗證業者開拓商機,已成功的跨出一大步,取得大陸官方認可。今天(103年1月13日)開5天在宜蘭的冬山河畔,正進行著大陸CCC強制性產品驗證工廠檢查人員培訓、考試。參訓人員順利登錄後,將可協助國內產製業者完成CCC工廠檢查,對於國內產品輸銷大陸又邁出一大步。再次強調,中華民國檢測驗證協會是百分之百贊成簽署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

以上報告,敬請 各位委員、各位先進指教,謝謝!

 
over 3 years ago

主席:請台灣區車輛工業同業公會黃文芳處長發言。

黃文芳處長:主席、各位委員。本人今天是代表車輛產業來發言。基本上,車輛公會是屬於工業團體,是全國工業總會下面140幾個產業公會之一,製造的產品涵蓋汽車、機車還有自行車,這與今天的討論提綱四、技術檢測與分析服務業有關,就是這些服務業的服務對象、產業之一,而車輛公會對於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開放了車輛類產品技術檢測與分析服務業,站在有更多的車輛檢測服務業者為我們服務的立場,我們是表示支持的,並希望該協議儘速予以通過施行。

關於車輛產品,尤其是機動車輛,都是我們民眾會使用的商品,但由於具有機動性的特點,因此,在安全、環保及耗能等方面,必須符合各政府主管機關相關法規才能掛牌行駛,因此,在我們產業開發新產品的時候,也必須借助技術檢測與分析服務業的協助,以汽車為例,目前必須通過認證的安全法規項目有交通部主管的動態煞車、前面碰撞、側面碰撞以及各種燈類等59項,還有環保署主管的排氣、噪音兩項以及經濟部能源局主管的耗能標準1項,反觀中國大陸安全法規的項目就更多了,估計一個車型要完整的開發,然後經過測試驗證,必須要花費6至10個月的時間,還有新台幣500萬到800萬的檢測費用,未來如果能夠有更多檢測服務業者選擇來服務我們,就可以縮短認證的時程,降低認證的費用,提高產品出口的競爭力,尤其服務貿易協議在技術檢測與分析服務業當中,同意在互信、互利的基礎上,允許在中國大陸的檢測驗證機構與台灣檢測驗證機構展開測試數據接受的相關合作,具體合作的時程則是另行商定,所以我們希望也期待這些具體的合作能夠趕快商定並儘速施行。

相對於目前要出口到中國大陸的機動車輛產品來說,則是要面臨必須送到中國大陸去做CCC跟相關法規測試認證等問題,所以如果能夠趕快施行,我們就可以避免重複測試,本來車子在台灣就已經合法上市了,若要銷到中國大陸的話,還必須重新測試一次,表示要花兩倍檢測費用,所以我們希望未來可以達到檢測簡便的目的,特別是目前還在進行當中的貨品貿易談判,包括汽車貨品等,如果能夠爭取到優惠關稅出口到中國大陸,再加上台灣已經上市檢測過的,就可以不用再重複測試的話,則我們就可以順利的銷到中國大陸,這樣就可以縮短整個認證測試的時間及成本,提高台灣產品外銷到中國大陸的競爭力,然後突破目前國內汽車市場太小的困境,換言之,未來在台灣的汽車產量因為能夠外銷到中國大陸而逐漸提高產能利用率,且經營效率也能夠提高,這樣我們才有可能使我國的汽車產品價格競爭力提高,同時也可以外銷到中國以外的國家,這樣對台灣整個車輛產業的發展來說,將會有很大的幫助。謝謝。

 
over 3 years ago

請台北科技大學錢文南教授發言。

錢文南教授:主席、各位委員。我今天要講的主題是我反對服貿協議的原因,就是要防止苗栗大埔案人命沒有辦法國賠的現象再發生。在上一回,我本來沒有信心可以來參加,後來台教會的李會長跟我保證,段委員一定會讓它如期的舉行,果不然,上個會期我有來到這裡,我回去跟台灣教授協會的同仁及會長講說:的確,段委員挺得住!台灣話常講「樹要有根,人要有心」,我早上來的時候有看到國民黨的邱文彥委員,上一回我也是看到他及段宜康委員,剛剛我有看到民進黨的李俊俋委員。各位好朋友你們來評評理,為什麼這麼重要的會議,總是綠大於藍呢?是綠色的比較關心嗎?

大埔案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更一審已經判決是非法的,苗栗縣政府現在要還地,所以現在他的辯護律師說考慮要申請國賠,我最痛心的是人都已經死了3個了,這3個人是要怎麼國賠?其實服貿協議從去年6月到現在,我雖然不是學經濟的,我是電機工程的,但是就算是傻瓜也看得出來,這樣的協議,我們的弱勢勞工要怎麼辦?我早上聽到很多企業主說:好棒,服貿協議應該要趕快通過。請問小勞工該怎麼辦呢?

我今天會來是因為原先邀請的對象是一位雲林的朋友,他到新北市從事廢棄物清理業務,他在市場是專門收雞腸、鴨腸、鴨毛、雞毛等廢棄物,然後再拿去賣,他跟他的太太,再請2位工人一起工作。我說你應該要站出來講話,他說:我都已經是「皮皮剉」,怎麼可能上台說話呢?其實我們在這個場合,各位是根本沒有辦法聽到行業真正最弱勢的聲音,當然今天在座有很多企業主,有的感嘆說:這個協議應該在20年以前就應該要簽訂了。也有人感嘆說:來台依親3個月的中國朋友,應該也可以聘請他們。天啊!我在想:我們的政府官員怎麼會這麼殘酷無情!有句台灣話是「放老虎來吃我們的肉!」,我現在可以體會就是因為有這麼多的企業主支持嘛!可見企業主跟我們的弱勢勞工的看法是有落差的。剛剛謝老師說我們的政府官員領的薪資是從我們大多數勞苦的大眾的稅金來的,當然大企業主也是有繳交稅金,但是在理論上我認為他們繳稅是有限的,因為他們會避稅,可是我們的弱勢勞工卻是一毛錢也避不了,所以我們合理的認為政府的機關應該要替弱勢的勞工講話。

先前我有講過,中國人士只要有20萬美金就可以來台灣,而且還可以帶兩位專家或是經理人一起來,剛剛現場就有多位政府邀請來的人說:你亂講,怎麼可能是20萬?但是陸委會的官員馬上把資料翻出來看,真的就是20萬!這就是資訊揭露不公開的結果,你看,我們的投資移民只要20萬,新加坡投資移民卻要785萬,這個價錢真的是天差地遠,差了40倍!我們煩惱的是其實企業主不能說沒有受影響,只是他受影響的程度是可能在時間上是要拖延久一點,不是馬上呈現的,真正馬上面臨的是大陸的勞工來台工作,這種勞工的待遇不可能要求很高的待遇,當然也有人跟我反駁說:中國現在的薪水也很高,為什麼要到台灣來做低價的工作?對,高薪的絕對不可能來台灣工作,會來台工作的大都是低價勞工,所以我要拜託王郁琦主委,上個禮拜我沒有來參加會議,但是我有聽說,他說:理論上服貿協議簽了3個月以後,就生效了。我認為那可能是規範行政命令,我替他找藉口,我認為他應該是受蕭家淇的影響,因為蕭家淇在大埔案發生後,竟然還冷血的說:區段徵收是必要的,審議委員都是合法的。拜託!如果真的是照他所說的,今天就不會有犧牲性命的問題了!所以我再次的強調,我反對服貿就是不希望再有人命無法國賠的發生!謝謝各位,謝謝段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