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3 years ago

中華民國102年5月2日 - 立法院第8屆第3會期內政委員會 - 第23次全體委員會議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之文本草案、特定承諾表(市場開放清單)與關於服務提供者的具體規定等附件,雙方開放項目比例與對我國勞工就業、產業發展及國家安全等衝擊影響評估

(報告人:經濟部) 102 年 5 月 2 日

主席、各位委員、各位女士、各位先生:

感謝貴委員會邀請本人列席,謹就「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之文本草案、特定承諾表(市場開放清單)與關於服務提供者的具體規定等附件,雙方開放項目比例與對我國勞工就業、產業發展及國家安全等衝擊影響評估」提出報告如次:

第一部分、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之文本草案、特定承諾表(市場開放清單)與關於服務提供者的具體規定等附件

壹、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之內容組成

上週本部曾向貴委員會報告,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細參考 WTO 服務貿易總協定(GATS)及一般 FTA服務貿易章節汁作法,內容包括文本、特定承諾表(市場開放清單)即關於服務提供者的具體規定等3部分,盼透過政府間的協商,逐步減少兩岸服務業市場之限制性措施,以促進兩岸服務貿易進一步自由化及便利化。

貳、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之文本

一、協議名稱:依據目前大致協商完成之草案,本協議將定名為「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

二、條文主要內容:本協議主要規範兩岸政府所采可影響服務貿易之措施應遵守之義務,包括透明化、客觀公正、避免不公平競爭、允許相關的資金移轉及原則上遵守最惠過待遇及國民待遇等。

另對於尚未開放之服務業,雙方參考 WTO 服務業漸進式自由化之精神,于條文中約定未來可在彼此同意之基礎上,就服務業市場之進一步相互開放進行磋商,以促進兩岸間的服務貿易。

三、有關文本之詳細內容,鑑於協議尚未簽署,容本部於秘密會議時再進行報告。

參、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支特殊承諾表

一、雙方依據 WTO 隻分類方式,討論包括商業服務、通訊服務、營造服務、配硝服務、環境服務、健康與社會服務、觀光及旅遊赴物、娛樂文化及運動服務、運輸服務及金融服務等眾多服務部門,考量雙方各自情況,做出市場開放承諾。包括將地市場進入障礙、擴大業務範圍及提供更為便利化措施等。

二、有關於雙方開放之具體內容及項目比例,鑑於協議尚未簽署,容本部於秘密會議實再進行報告。

肆、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關於服務提供者的具體規定

一、本規定係針對雙方超出 WTO 承諾之優惠待遇,要求一方服務提供者須在該方實質經營滿若干年以上,始可在另一方設立商業據點時,享有該另一方提供隻優惠待遇。本規定隻主要目的在避免其他國家之外資企業僅以「紙上公司」搭便車之問題。

二、有關本規定之內容,鑑於協議尚未簽署,容本部於秘密會議實再進行報告。

第二部分、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對我國勞工就業、產業發展及國家安全等衝擊影響評估

服務業涵蓋範圍廣泛,如運輸、電信、電腦、營造、金融、批發零售、教育、醫療、觀光等皆屬服務業範疇,與生活息息相關。某些服務業對於農業及製造業的發展更有一定程度之影響,如運輸、金融與電信業等。

隨著社會變遷、產業轉型,服務業高度發展,各國就業結構改變,逐漸邁向以服務業為主的社會,遊服務業占 GDP 之比重與從業人口比例可看出服務業之重要性。據統計,目前服務業占全球國內生產毛額(GDP)之比重已超過2/3,以2008年為例,全球高所得國家平均為73%,中低所得國家則分別為54%及47%;許多國家有過半的人口從事服務業,如美國高達78%,日本與歐盟接近7程,巴西近6成等。

依據行政院主計處按行業標準分類之統計,台灣去年(101)年服務業占GDP之比重為68.5%,勞動人口從事服務業之比例為58.76%;因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WTO)將營造及相關工程歸類為服務業,惟錢數資料之服務業未包含營造業,晶調整後台灣去年服務業占GDP之比重為71,34%,勞動人口從事服務業之比例為66.54%,顯示服務業在台灣扮演重要角色。

有關兩岸服務貿易自由化對我國總體經濟及產業之影響、個別重點產業影響評估、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對就業市場之影響分析、及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對國家安全隻影響分析,鑑於本協議尚未簽署,而相關影響評估與本協議內容相關,請容本部于秘密會議時再進行報告。

以上報告,敬請主席、各位委員、各位先進指教,謝謝。

 
over 3 years ago

中華民國102年5月2日 - 立法院第8屆第3會期內政委員會 - 第23次全體委員會議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之文本草案、特定承諾表(市場開放清單)與關於服務提供者的具體規定等附件,雙方開放項目比例與對我國勞工就業、產業發展及國家安全等衝擊影響評估」專案報告

(報告人:董事長林中森) 102 年 5 月 2 日

主席、各位委員、各位女士、先生:大家好!

今天承貴委員會邀請,就「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之文本草案、特定承諾表(市場開放清單)與關於服務提供者的具體規定等附件,雙方開放項目比例與對我國勞工就業、產業發展及國家安全等衝擊影響評估」提出專案報告,至感榮幸。

有關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目前已完成第一階段業務溝通的協商,在協議文本及市場開放等主要內容方面雙方已達成基本共識,惟尚有若干文字雙方議題主管機關正在確認及完成各自內部程序,本會將在陸委會正式授權後,啟動第二階段兩會協商及第三階段簽署協議事宜。

謹就上開議題,報告如下。

壹、協議文本草案與市場開放項目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係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之後續協議,其目的係逐步減少或消除雙方服務業市場之限制性措施,拓展服務貿易的廣度與深度,並增進雙方在服務業的合作,而本協議按照世界貿易組織(WTO)相關規定,經雙方協商,原則上遵守「最惠國待遇」及「國民待遇」原則,對雙方確定採取服務業管理措施應遵守的規定及相關市場開放內容,明文載明,協議內容包含文本及2附件。

一、特定承諾表(市場開放清單)部分

我方協商團隊依據「衝擊極小畫、利益極大化」原則,針對金融與非金融領域行業與陸方主管機關直接進行溝通,充分交換意見,嗣經協商後作出開放承諾。

雙方所作出的服務貿易市場康放承諾係依 WTO 服務提供的方式區分 4 種貿易模式:模式一是以直接跨境提供服務方式,模式二是以境外消費服務方式,模式三是以商業據點呈現的方式,模式四是以自然人呈現的方式等名列市場開放的承諾內容。

雙方將協商結果列明於本協議附件一定承諾表內,目前主管機關經濟部正對雙方各自承諾的市場開放項目與內容進行確認。

二、關於服務提供者的具體規定部分:

雙方對於本協議附件一(特定承諾表)所列及 ECFA 附件四(服務貿易早期收獲部門及開放措施)超出個自在 WTO 承諾的服務部門及市場開放隻優惠待遇,明列要求伊方以商業據點呈現模式的服務提供者,在該方從事實質商業經營至少應持續3年以上以及申請「服務提供者證明書」所須具備的文件等相關規定,並列入本協議附件二。

貳、衝擊影響評估

兩岸簽署服務貿易協議的目的係為國內服務業創造商機,提供有效保障,並維持兩岸經貿互利雙贏發展,而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簽署後,可進一步協助我服務業者利用本協議的優惠,以更好的條件進入大陸市場,跨大我服務業者對大陸出口服務的經營範圍,取得市場佔有領先的地位。

我方有關於服務貿易市場開放的內容均經各主管機關依據「衝擊極小化,利益極大化」的原則,審慎評估後列入,本協議內容雖涉及自然人的跨境移動,但沒有改變現狀,大陸人士仍需依照我方現行規定申請獲得許可後才能來檯,而開放目的是引進陸資,不涉及大陸勞工之引進,故不會影響我國勞工就業,且陸商來台後會雇用本國勞工,反增加國內勞工就業的選擇。

至於因市場開放而受到影響的國內服務業者,政府可依協議的相關機制積極與陸方協商尋求解決方案,也可根據業者受影響的情況,採取相關配套措施,協助業者妥為因應。

三、結語

兩會恢復制度化協商,至今已舉行了八次會談,簽署了十八項協議,為兩岸關係良性發展奠定了重要的基礎。兩會制度化的協商管道,緩解了兩岸對峙的情勢,創造了互惠雙贏的成果,展現了對等協商、解決問題、累積互信、擘劃未來的重要意義。

在陸委會正式授權後,本會將與大陸海峽兩岸關係協會啟動兩會協商及簽署協議,本會仍將秉持「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已及「國家需要、民意支持、國會監督」的原則,在理性、和平、對等、尊嚴、互惠的基礎上,與大陸方面完成協商並簽署協議。

以上報告,敬請各位委員賜教。謝謝。

 
over 3 years ago

中華民國102年5月2日 - 立法院第8屆第3會期內政委員會 - 第23次全體委員會議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之文本草案、特定承諾表(市場開放清單)與關於服務提供者的具體規定等附件,雙方開放項目比例與對我國勞工就業、產業發展及國家安全等衝擊影響評估」專案報告

(行政院大陸委員會)

主席、各位委員、各位女士、各位先生:

承蒙貴委員會邀請,就「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之文本草案、特定承諾表(市場開放清單)與關於服務提供者的具體規定等附件,雙方開放項目比例與對我國勞工就業、產業發展及國家安全等衝擊影響評估」進行報告。以下謹就涉及本會部分提出說明,敬請各位委員指教。

壹、協議文本及附件之主要內容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內容,參考 WTO 服務貿易總協定(GATS) 及一般 FTA 服務貿易章節隻做法,包括協議文本,以及「特定承諾表(市場開放清單)」與「關於服務提供者的具體規定」2項附件,主要內容下:

一、協議文本:規範兩岸政府所采可影響服務貿易之措施應遵守之義務,主要包括:定義、範圍、透明化、避免不公平競爭、允許相關的資金移轉,以及原則上遵守最惠過待遇及國民待遇等規範。

二、特定承諾表:載明雙方相互開放服務業市場之內容。一句 WTO 之服務業分類,針對 11 個服務部門(商業服務、通訊服務、營造服務、配銷服務、環境服務、金融服務、健康及社會服務、觀光旅遊服務、休閒文化及運動服務、運輸服務,及其他副物),考量雙方各自情況,做出市場開放承諾,包括降低市場進入障礙、擴大業務範圍、提供更為便利化措施。

三、關於服務提供者的具體規定:為防止第三方搭便車享有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相關優惠待遇,對於適用協議優惠待遇的對象、條件,以及取得適用資格之程序作出規範。

貳、影響評估及因應作法

一、服務貿易協議涵蓋範圍廣泛,涉及20幾個相關主管機關,為利協商推動,由經濟部負責彙整,本會主要負責兩岸協議體例即兩岸政策事項隻評估及處理。至於各項服務業市場開放事宜,包括我方提出之要價清單,以及是否同意陸方要價等涉及之產業影響汗就業影響,係由經濟部會同個目的事業主管機關進行專業皮弓,並與產業界代表溝通後,再與陸芳主管部門進行磋商,以確保我方利益。

二、另政府在協商過程中,亦已審慎處理個層面安全事項,以確保協商成果對我方的整體影響利大於弊。主要做法包括:

(一)不開放敏感產業:考量兩岸關係特殊,涉及國家安全及社會敏感項目,現階段我方均不開放,包括基本電信服務(第一類電信)、教育服務,以及涉及考試、證照之專業服務(如律師、會計師、建築師、專業技師、醫師)等,均未承諾開放。

(二)針對市場開放項目建立管理機制:

  1. 我方開放陸資來臺投資部分,仍須依「大陸地區人民來臺台資許可辦法」相關規定辦理,包括:投資人為大陸軍方投資或俱有軍事目的應限制其來臺投資。投資申請案若在經濟上具有獨佔、寡占或壟斷性地位;對國內經濟發展或金融穩定有不利影響,相關機關在個案審核時,均得禁止其投資。

  2. 陸方開放我方赴大陸投資部分,一句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規定,將由我方相關主管機關核發服務提供者證明書後,我方業者才能赴大陸享有優惠待遇,在過程中我方相關主管機關仍能適度扮演把關的角色,避免我方所需產業大量外怡,影響國內服務提供及產業發展。

(三)大陸人士來臺維持現行規定: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未開放大陸人民來臺工作,有關大陸人士來臺從事商務、專業活動,或來臺提供跨國企業內部調動服務均適用現行規定,未作放寬。

(四)依服務貿易總協定(GATS)規定,維護既有利益:雙方可依 GATS 規定採取例外措施(包括國家安全例外)、維持金融審慎監理錯失,以及排除協議適用於政府行使權利提供之服務及政府採購等。

以上報告,敬請主席、各位委員、各位先進指教。

 
over 3 years ago

主席:請陸委會王主任委員發言。

王主任委員郁琦:主席、各位委員。有關方才高理事長提到台商糾紛協處的部分,在2008年以前沒有相關協議保護機制之下,海基會和海協會就已經針對台商糾紛進行個案協處。當然個案協處的成績是見仁見智,的確有一些較複雜的案件無法得到妥適處理,但是海基會仍然非常努力地處理這些情況。

2008年以後,陸續簽訂了司法互助協議及投資保障協議,以及在ECFA架構下即將討論的糾紛處理的相關協議機制,這些都是為了強化台商遇有糾紛時能夠盡力協處。至於有沒有用?其實在去年發生了眾所周知的成都SOGO案,陸委會及海基會都有向對方表示關切,而陸方的台辦系統、海協會系統的確也有介入協助,所以SOGO案件為什麼能夠在短時間馬上處理,這也不能說政府的協助沒有發揮效用,其實是有扮演一定的角色。

未來,我們還是會積極進行台商糾紛的協處,例如在陸委會與海基會開會時,我還特別拜託林董事長務必將台商的服務列為海基會的重點工作,在各式各樣的服務裡當然包括糾紛協處的部分,所以我想這部分並不是分數打幾分的問題,事實上,不管是陸委會或海基會,一直都是把服務台商當作重要工作,尤其是海基會,這更是它成立的一項重要使命,我們未來也會繼續努力。

主席:王主委,我想高理事長是要你說明的,例如你們對於台商的保護有遇到什麼困難?當然我相信高理事長也很清楚,陸委會或海基會不是萬能,可以一手保護台商,但是到底現狀有遇到什麼困難?其實你也可以借這個機會向大家做個說明。

王主任委員郁琦:好,我剛才的說明其實也有這樣的意思,其實每個向海基會或台商服務中心,甚至向陸委會投訴的案子都會列管,就個案本身向陸方要求做相關的處理。

每個案子的性質都不一樣,因為有些比較單純,有些比較複雜,甚至有些須進入其司法體系。當它進入司法程序之後,相關行政部門,包括陸方的行政部門能介入的空間相對就會有限,不能因為我們台灣司法獨立,行政不能介入司法,大陸雖然在司法方面不如我們發展得好,但是當他們說他們的行政部門不便介入司法程序的案件時,如果我們還強迫他們去介入,這也說不過去,所以能夠處理的有一定的範圍。

當然有些是民事糾紛,如果是民事糾紛,當加害人和被害人都不是公部門的時候,陸方的行政部門要介入,它也只是協助,最後是否能夠得到適當的補償,若當事人雙方都是私人的時候,有時候也未必能夠處理得盡如人意。例如之前三聚氰胺的食品安全問題,有很多原因是加害人是一般的民間廠商,當他利用各種方式在推托的時候,陸委會用很多方式向國台辦施壓,他們雖然會盡力去做,但是總會面臨一些相關的瓶頸。如果糾紛是屬於P to G的情況,就是我們的台商要面對大陸的行政部門,這部分我們當然會盡力去協調,所以還是要視個案的性質,無法一概而論。有協調成功的案例,也有協調得不盡如人意的案子,我在這裡把大致的情況向大家做說明。我只能說我們會針對每個案子盡力去做,但是都會有一些本質上的先天限制,謝謝。

主席:王主委的說明恐怕不是很具體,但是由於時間關係,請陸委會及海基會儘可能針對高理事長所提的問題,包括個案及整體台商的保護,私底下向高理事長做說明。

在今天公聽會一開會的時候本席就宣告會議只開到下午5時30分,在此特別向大家致歉,因為會議要比較早結束,所以對各位感到非常抱歉。在這一場公聽會結束之後,原則上會在下個會期的3月10日舉行最後一場公聽會,主題是附帶於礦業之服務業、與科學技術有關之顧問服務業、設備維修服務業、公路運輸設備維修等相關行業。

在此向大家拜個早年,祝大家新年快樂,謝謝各位,現在散會。

散會(17時30分)

 
over 3 years ago

主席:接著請環保署葉副署長發言。

葉副署長欣誠:主席、各位委員。感謝賴理事長及謝秘書長方才的指教。我特別要說明的是,我們是中華民國行政院環保署,所以我們的重點當然是台灣本身環境品質的維護。

剛才幾位先進特別有談到台灣和大陸之間的環境互動,所以我當時有提到,我認為服貿協議兩方面的業界交流應該是對彼此有幫助的,這是正向的思考沒有錯,但是我想環保署也不會很天真,防微杜漸的事我們也都有考慮進去。而且我也一直提到過,我們不會有法規鬆綁的問題,其實從過去到現在,包含每次的事件,隨著社會的脈動,我們的法律也逐漸在加嚴規範,除了罰責較嚴格及罰金提高之外,我們對於不法利得,或其他可以遏止環保犯罪的各種方法都是越來越系統化,越來越全面性,所以公權力只會越來越強,不會有棄守的問題。

特別要說明的是,現在環境影響評估的政策細項,包含工業政策、礦業開發政策、水利開發政策、土地使用政策、能源政策、交通政策、廢棄物處理政策(這裡指的是垃圾處理)及放射性核廢料處理政策這九大政策,有十幾個細項需要進行環境影響評估,這裡面並沒有包含服務業。所以根據現行法令,我們是不需要做政策環境影響評估的,如果這個社會認為有必要做的話就必須修法,之後才能做這件事。

為什麼剛才我提到現階段我們不需要做政策環評,其實這其中有兩個重要原因,一個是我早上在報告時曾經說明的,在加入WTO之後,世界各國業者,包含大陸業者就可以來台灣進行我們今天所討論的業別投資了。98年6月30日,我們已經宣告可以進行這方面的投資,但4年期間,來台投資的業者很有限,所以無論服務貿易協議有沒有簽署、有沒有生效,大陸業者已經可以來了。

其次,除了大陸業者可以來投資之外,其他國家的業者也可以來,也就是說,陸資和外資只要是符合我國法令者,他在這裡設點之後都要接受我國法令的要求。如果要做政策環評是要針對大陸業者或外國業者來台投資環境服務業的話,這個政策環評的時間點應該是拉在加入WTO的時候就要做了,而經過那麼多年來,據我們評估,實際狀況並沒有對我國產業造成過多衝擊。現在我們要處理的事,應該是這個服務貿易協議簽署之後,我國的環境服務業者未來的發展機會可以更大,我們也認為這是正面的發展,所以我們才有今天這樣的說明。也感謝賴理事長及謝秘書長提出很多看法,我相信就是因為民間的力量及我國NGO對於台灣環保及其他方面的政策監督非常有力量,所以在管制方面,包含上午提到的未來工業區的總量管制等等,相信將來這方面的政策只會越來越嚴。其他國家,包含大陸進來的業者也會遵守台灣的法律,請各位有這樣的信心,我想這是沒有問題的,謝謝。

 
over 3 years ago

請經濟部投審會張代理執行秘書發言。

張代理執行秘書銘斌:主席、各位委員。外資如果單純在台灣收購其他公司的機器設備,並不需要經過投審會的核准,但是如果他收購機器設備涉及新增營業項目的話,這部分就必須另外經過投審會核准。

有關環鴻的部分,依我們的紀錄顯示,在98年核准它來台灣設立環鴻科技之後,之後在100年2月1日核准它新增營業項目。至於它購買幾次設備,買了幾次,那部分不需要經過我們核准。

主席:你的意思是它收購包括廠房、機器設備、土地都不需要經過投審會核准?

張代理執行秘書銘斌:對。有關廠房設備,陸資還需要內政部依據大陸地區人民來台取得不動產許可辦法的相關規定,發給許可之後,才能夠去辦理變更登記。

 
over 3 years ago

接著請金管會黃副主任委員發言。

黃副主任委員天牧:主席、各位委員。我們在對岸談服貿協議有關銀行,尤其是銀聯部分,其實不是去談公司行號營業項目登記。那是因為在1月2日的公聽會中,大家要求須有一個對照,應主席要求才把對照表放在這裡,我們不是去談對照表,不是談行業代碼的東西。

主席:副主委,我想他的意思不是質疑你們去談對照表的東西,他是質疑附條件開放的條件,因為都是行政命令,所以這個協議雙方簽訂的文本,也就是行政命令改變了,是不是雙方協議的內容就改變了?我們到底要開放什麼項目,為什麼不訂在協議裡面?為什麼要把條件寄託在行政命令中,萬一行政命令改變了,這個條件就改了。假設現在立法院同意附條件,當條件生效之後,日後它可能會改變,所以請你就這部分回答。

黃副主任委員天牧:我接下來就是要講這部分,其實這邊已經提到兩岸金融業務往來投資許可辦法是根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授權訂定的,在這個辦法第十七條,對於我們所要開放的允許範圍有做規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等服貿協議經立法院通過之後,這個才會生效。

方才嚴秘書所關心的事,包括您的資料第2頁質疑會不會做授權清算這些個資洩漏問題,完全不會,我們在報告中也特別說明了,他只做諮詢服務。您關心的這些事都不在將來「兩岸金融業務往來投資許可辦法」裡面做規範,那不是行政命令,那是授權的辦法,要修正還要先預告,還要經過各種程序,而且根據服貿協議第十六條條文草案,雙方進一步要討論還要經過一定程序的協商,這個程序非常嚴謹,這個辦法已經訂得很嚴謹了,不是像在這裡說的,隨時都可以改。

在兩岸金融業務往來投資許可辦法第十七條已經明定,我們能做什麼事、不能做什麼事,這個將來都是要等服貿協議通過之後才能做的。未來要做什麼,也有服貿協議第十六條的規範,如果通過了,也有一定的程序,所以這一定是按照公平、透明的程序做的。嚴秘書所關心的事,我們也同樣關心,我特別再跟您報告,絕對不會有如您疑慮的情況。

至於方才高理事長及高議員關心授信的問題,我們也同樣關心風險的問題,所以有關淨值的部分,大概只有1倍,目前只有0.55。所以各位關心的問題,我們站在金融監理的立場同樣會關心,在監理方面,絕對只會加強,不會放鬆。謝謝。

主席:我當然了解這些管理辦法不會是管理機關把門關起來說改就改,它還是要經過各個機關開會,也要經過公告。但是畢竟它不需要經過立法院,跟法律還是有所不同。這個狀況,當他們在提問時應該也都知道,所以他們會提出來。雖然我們會要求大家相信我們,可是這就是立場的問題,他們會想:我為什麼要相信你?為什麼不能提出一個讓我可以相信的機制。我想關鍵問題是在這裡。

 
over 3 years ago

請經濟部卓次長發言。

卓次長士昭:主席、各位委員。經濟部共做過2次研究報告,一次是2009年7月29日,在ECFA簽訂之前,我們曾經委託中經院做兩岸經濟協議的影響報告。服貿協議簽署之後,我們又再次委託中經院做更詳盡的研究報告,這兩份報告,我們都有送到大院。

主席:請勞委會郝副主任委員發言。

郝副主任委員鳳鳴:主席、各位委員。勞委會在ECFA之前已經做過一次影響評估。此外,去年5月,內政委員會有做一個決議,要求勞委會也要做就業市場的影響評估,這個委託案已經委託了,正在執行中。

主席:但是還沒有完成?

郝副主任委員鳳鳴:還沒有完成,正在執行中。

主席:是委託致理技術學院做的?

郝副主任委員鳳鳴:是。

主席:除了這個研究之外,沒有其他的研究?

郝副主任委員鳳鳴:沒有。

主席:這個研究大概什麼時候會完成?

郝副主任委員鳳鳴:按照委託的合約,應該在最近就可以完成。

主席:黃國昌教授現在不在現場,麻煩轉達給黃教授。

 
over 3 years ago

現在請台灣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協會賴偉傑理事長發言。

賴偉傑理事長:主席、各位委員。方才聽到環保署葉副座的回答,我的感覺是,葉教授是環保界的前輩,剛才聽到他整體論述的想像是,台灣的確會透過兩岸的開放,讓台灣相對比較好的環境制度,有機會讓中國大陸也一起提升。

個人認為這樣的假設並沒有錯,但是可能過於樂觀。其實在2000年,台灣有制定獎勵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投資條例的相關規定,也就是所謂的BOT。坦白講,社會上因而出現了很多負面效應,而且那個效應發生在很多領域,包括環保界很多鄰避設施裡。本來我們還可以監督政府,但到後來企業可能是用黑道或錢把問題解決掉。我覺得服貿協議有一點像當年台灣一個很重要的變化過程,我們這個社會到底準備好了沒有?政府一旦開放就收不回來了。包括BOT、服貿協議,以及很多人一直稱頌的自由經濟貿易區的政策,在某種程度是一直朝向鬆綁、去管制化的方向在做。有人覺得這是好處,是我們在全球化的過程中必須去面對問題,但是我覺得這部分要非常小心,它可能沒有像我們想像的那麼樂觀,反而會產生很多負面的效應。

其實就我所了解,早期台灣有很多有毒事業廢棄物都送到國外做處理,台灣沒辦法處理時,其實會請環保署的同仁去了解,那些處理的國家,是不是OECD的國家,或是那個國家是不是有足夠強大的公民社會做這樣的機制和監督?原因是我們不希望台灣變成一個有毒事業廢棄物的輸出國,而且是輸出到一些弱勢地方去傷害更弱勢的人。

我現在要講的是,在服貿協議去管制的過程裡有沒有更好的把關機制?我第一次發言時特別提到中國大陸的NGO到現在還是非常弱勢。說實話,我比較悲觀地認為台灣開放之後有可能兩邊一起把標準拉低。也就是去管制化之後會把標準拉低。

很多台灣業者認為台灣的法規嚴格,環保團體找麻煩,所以他可能認為去大陸那邊投資相對來講外部成本會比較低,而不是他們覺得台灣這個制度太好了,希望去大陸推廣讓他們了解。

我不是在責怪那些業者朋友,我只是說這是人性的現象,所以環保署如果認為這樣的開放有可能兩邊一起向上提升,那我覺得非常好。可是我比較悲觀,我認為兩邊可能會一起被拉下來。於是,在這樣的過程中,我覺得該有的管制還是應該要有。

台灣現在相對比較好的,我覺得環保署在各部會中算是自我把關比較嚴格的,可是這次服貿協議是把大家綁在一支雨傘之下,大家共同去做這樣的事。當然在過程中,環保署未來可能有很多把關,就像剛才副座提到的,可是我就是看到它有可能後來會一一鬆綁,我講的鬆綁就是將標準做一些修正。

第二個可能,我剛才講這畢竟是第一步,未來若逐步開放,整個台灣的總量管制或總體承載,到底有沒有辦法做到?所以我認為就現階段來講,環保署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機制,就是政策環評。我還是希望像2000年BOT的制度一樣,如果能夠做政策環評,一定會看到很多未來的問題而提前找到方案。

坦白說,如果到時候連環評制度都被往下修,台灣這個社會就是在往一個程度比我們低,或是管制比我們低的國家靠攏,我很擔心這樣一來會整個崩盤,或整個往下走。所以我認為我們必須做較嚴謹的思考,這個畢竟是第一步,如果未來還有第二步、第三步,我們真的需要有一個好的制度去考量到未來較長期、完整的影響,讓大家提早做準備。

台灣相對來講是一個較公民的社會,有很多環保團體的監督,可是我要跟大家講的是,環保團體其實累死了,我們監督不完。所以未來有更多外來投資的話,我覺得應該要有制度性的監督機制,而不是靠環保團體以自我犧牲的方式在監督,坦白講,這真的太累了。所以我希望要建立一套制度性的監督機制,而不是因為我們有公民社會,所以就怎麼、怎麼樣!

最後我要講一句話,我還是覺得,台灣還有好多東西值得做,當然可以兩邊平行做。如果環境檢測業者覺得台灣的市場太小,台灣的市場的確可以放大一點。台灣現在環境的檢查還是太寬鬆,例如焚化爐1年只檢查2次,以後可以多檢查幾次,讓大家有生意做,也替大家把關。

說實話,我覺得環保署正向思考是好事,可是我們必須做一些較不好的打算,那個打算過程真的需要建立好的監督制度。

主席:謝謝賴理事長,等一下如果還有時間,我會請環保署來做回應。

 
over 3 years ago

現在請台中市議會高基讚議員發言。

高議員基讚:主席、各位委員。剛才很多關心台灣的學者專家發言,不知道在座這些官員有沒有聽進去。同時,剛才也有很多企業家發言,包括理事長、業界老闆,你們不知道有沒有替你們的勞工設想,有沒有為台灣設想?我們的後代子孫都生存在這裡,這些企業老闆跟中國談什麼我不知道,有什麼利益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們要想到,我們的子孫都生存在這裡,所以我希望大家要站在台灣、站在子孫的立場,好好地思考。

當然,中國市場很大,你們這些企業想去中國發展,我們應該要支持,但是當你們受害時,政府在哪裡?政府有能力去替你們說話,替你們爭取權益嗎?並沒有。

現在最重要的是,如果中國人來台灣「舞豬舞狗」,犯罪之後就溜回去,就像台灣有多少人淘空資產之後逃往中國大陸,政府也沒辦法把他們抓回來。難道我們放心讓中國人來台灣胡搞,到時候他們溜回中國大陸,台灣政府又能怎麼辦?台灣政府如果沒能力處理這樣的事,就沒有條件談服貿協議。尤其,我們對中國實在很好,中國有今天,也是因為台商過去那邊打拚而來的,但是他們有這樣的思考嗎?他們還不是一心想吞掉台灣。在這種意識之下,台商去大陸,或是中國人來台灣賺錢,這樣對台灣有保障嗎?尤其空白授權的部分,非常恐怖。我認為第十六條絕對不能按照國民黨版通過,看是要把這條刪除或修改,這是我的第一點要求。

第二點,國會一定要透明化,不管國民黨要怎麼通過服貿協議,一定要讓台灣人民知道,一定要在電視上公開辯論,要講清楚。如果國民黨要強勢通過,那沒關係,以後我們的子孫要如何生存,我們台灣人自己要知道。你們不能把門關起來,透過媒體報導一些「好康」的。你們要透過辯論,讓老百姓知道服貿協議好處在哪裡,壞處在哪裡?要死也要讓台灣人知道是怎麼死的,這樣他們才能心甘情願。台灣以後如果經濟不好,才會想到我們當初太傻了,所以公開透明化是絕對需要的。

本人現在要請教一個問題,你們說不會影響到勞工,請問「勞工」是怎麼認定?「白領」怎麼認定?現在勞工的教育水準都很高,尤其中國那邊有很多假學歷、假證件,每個來台灣的人都是專業人士,所以所謂「勞工」要怎麼認定?他們只要有20萬美金(600萬台幣)就可以過來台灣設店做生意,到最後,每個人都是專業人士。所以要怎麼去認定、對勞工的衝擊怎麼彌補?這些問題,政府也都沒有去跟勞工陣線協商。

其次談到銀行的部分,現階段當然有管制,不過如果依照第十六條的規定,將來一定會開放放款業務,一旦被掏空了,台灣政府有能力處理嗎?政府也沒有能力處理,到時候可能整個台灣都會被掏空。

我認為你們這些官員也很可憐,你們為了頭路也不得不聽頭家的話,不過到後來你們也會變得很可恨,如果台灣有一天真的倒下去了,你們這群人的子孫也會遭受到譴責,希望大家共同來努力。謝謝。